设为首页 网站导航 加入收藏
武陵山下写赤诚
发布时间:2014年05月21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 打印 ] [ 关闭 ] [ 收藏 ]

  

  张险峰生前的照片

  38岁,正是人生的韶华。然而,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让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这黄金般的年龄。2012年12月10日,湖南省怀化市纪委案件审理室副主任张险峰,突发疾病,离开了他热爱的纪检监察事业。

  如今,在张险峰昔日办公室的窗台上,一盆石榴花正吐露着艳红。人虽去,花犹开,一如他的人生,生命虽然短暂,满腔赤诚却如浓绿万枝中绽放的一抹红,触动着人们的心灵。“在险峰同志身上,党性与人性、侠骨与柔情得到了统一,敬业与专业、公正与无私得到了彰显。”湖南省委常委、省纪委书记黄建国动情地说。

  2009年,张险峰当选“湖南省纪检监察机关案件审理工作先进个人”。2013年5月,他被追授为“怀化市优秀纪检监察干部”和“怀化市市直机关优秀共产党员”。

  “我们搞纪检工作的就像啄木鸟,专门清理国家的害虫”

  纪委案件审理室是把握案件定性的重要关口,直接影响着“判决”的轻重。

  沅陵县纪委原常委田清辉对7年前的一件事记忆犹新。当时,一名曾因挪用公款被处理的人员向县纪委提出案件复审,其原因在于他的一个老乡最近刚调到省城任职,希望借着老乡的“旗号”案件复审后“从轻发落”。

  案件交到了时任县纪委案件审理室主任张险峰的手上。那名被处理人员多次找到他并承诺:只要肯帮忙,不但重金酬谢,还会向在省城任职的老乡引荐。他的老乡也给张险峰打来电话,委婉地提出“慎重”审理。

  “我们会以事实和党纪为依据,严格把关,确保公正。”面对说情者,张险峰这样回答。

  经过重新审核,他在案卷上重重落笔:案件定性有理有据,原来处理意见不予更改。

  “如果把国家比作一片森林,那我们搞纪检工作的就像啄木鸟,专门清理国家的害虫。”同事们对张险峰生前说的这句话印象深刻。

  在他们眼里,张险峰就像一只孜孜不倦的啄木鸟,面对违纪违法行为,不看脸面,不徇私情,不计得失,一心除害。

  2011年底,作为怀化市纪委案件质量巡回检查组成员,张险峰在一个县检查案卷时发现:一个单位领导私驾公车,造成一死一伤,给予留党察看处分,行政撤职;另一个单位领导也是私驾公车,但造成的后果更严重,两死一伤,却只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。

  经过反复调查确认,张险峰认定后者的处理上存在问题,决定将情况如实向上级组织汇报。

  当天,说情的人蜂拥而至……张险峰软硬不吃,一一拒绝。

  第二天一早,当地纪委案件审理室负责人找到他,悄悄道出实情:当初给案件定性时,由于有县领导出面打了“招呼”,才没有严格依规公正处理。

  “作为案件的把关人,必须坚持公正的立场,对案件报告负责,才经得住历史的考验。因为领导施压就屈服,进行不公正处理,这不是纪检干部所为。”张险峰一番话,说得那名负责人面红耳赤,没再吭声。

  最终,这个案件质量被怀化市纪委定为“不合格”。

  在16年的纪检案件审理岗位上,张险峰平均每年要审理20多起案件,没有一起出过纰漏,在怀化纪检监察战线保持着“零申诉”的纪录。

  “惩处不是目的,教育和挽救干部才是我们的天职”

  “恩人啊,要不是您帮我澄清案子,只怕我会含冤九泉!”在张险峰的送别会上,沅陵县太常乡验匠湾村66岁的原村支书李泽东老泪纵横。

  李泽东曾被举报“私吞”村里的移民资金2.86万元,且大量证据也“证明”他“私吞”了这笔经费,由此被有关部门责令“退还”了这笔钱。但他心中不服,多处上访要求洗冤。

  上访信批转到了张险峰手中。由于案子过去多年,而且经过很多部门插手,证据、材料的补充搜集相当繁琐复杂。有朋友劝他,陈年积案,就像个烂摊子,算了。

  张险峰回答:“难道因为难,我们就可以不把事情搞清楚?我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。”

  他与同事带着行李进驻村里,找出当年的经济账目,一笔笔核对,一干就是一整天。

  经过半个多月的认真分析、研究,并通过当地信用社的协助,终于查明真相:钱是被村里的一名会计私吞,并利用老支书没要收条的疏漏,将之赖在对方头上。

  查处违纪违法案件时,他铁面无私,但对待被查处对象,却总是耐心引导,用真诚感化他们的心。

  有个乡在年度计生统计工作检查中,出现瞒报6例计划外出生人口的问题,乡党委书记、乡长由此被免职并被立案调查。

  张险峰在约见两人谈话之初,两人思想上有情绪,经常数落甚至辱骂张险峰。但张险峰毫不计较,始终站在当事人的角度体谅他们的言行。

  “惩处不是目的,教育和挽救干部才是我们的天职。你们犯过错误没关系,只要敢于承担,并勇于改正,仍然是我们的好同志、好干部。”经过多次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两人逐渐认识到由于自己工作失职造成的严重影响,消除了对立情绪,虚心接受组织的处理。

  如今,两人均在新的岗位上干得有声有色。

  “我所处的岗位特殊,一不小心弄湿了‘鞋’,就没法开展工作了”

  不唱歌,不打牌……在同学和朋友眼中,张险峰很“无趣”,常常在聚会时弄得大家很“扫兴”。

  但张险峰曾向在怀化市鹤城区法院工作的同学魏立坦言:“正人先要正己。我所处的岗位特殊,一不小心弄湿了‘鞋’,就没法开展工作了。”

  由于妻子、小孩留在沅陵,张险峰6年里一直租住在单位附近一间仅10多平米的旧房子里,没有电视、冰箱、洗衣机,唯一的电器是一台电风扇。这还是妻子前来探望时,发现屋子夏天不通风、太热,趁他上班独自跑到商店里买来的。

  其实,在他所处的这个位置上,只要张张口,解决点私人问题还是挺容易的,但他从不这样。

  看到他与家人多年两地分居,单位领导曾让他打个报告,看能不能帮他把妻子调上来。然而,直到去世,这个报告也没有交。他曾和同事说:“我们单位有不少‘半边户’,爱人都在外地工作,我不好现在急着去求领导,给领导和组织添麻烦。”

  对家人的思念,他只能深藏心底。虽然见面甚少,但每一次都格外珍惜,尽可能为家人多做点事:买菜、做饭,陪妻子散步,辅导儿子做功课,带儿子打球、骑自行车……

  纪检工作强度大,张险峰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办公室,常常工作到深夜凌晨。由于长时期高压工作,在2011年的体检中,他不仅被查出有胆囊炎,血压更是高达220mmHg。医生警告他必须注意休息,单位领导还特批了他一段时间假,但他总是说:“手头上还有几个很急的案子,等处理完再说。”

  2012年12月9日晚11时,加完班的市纪委纠风室副主任朱海经过他办公室时,发现他仍在查阅案卷。

  “不早了,该回家了。”朱海关切地说。

  “这个案子有几个疑点,还没弄明白。你先走吧,我再查查资料就回去。”灯光下,张险峰的神情有些疲惫。

  然而,这一幕,却成了朱海记忆中永恒的定格。

  第二天早晨7时,张险峰像平常一样走出出租屋上班,下楼梯时突发脑溢血而昏倒。虽经医院全力抢救,却依然没有醒来,临终前连家人的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。

  静静地,他就这样离去。但一名纪检干部的赤诚,永远镌刻在武陵山区人们心中。